閑魚“借條買賣”的背后:誰在賣?誰在買?

首頁 > 觀點 >正文

【摘要】“借款人欠我24萬元(人民幣,下同)本金,上海人,有房有車有公司,年前不接電話玩失蹤。本人精力有限,希望有能力幫我催收的聯系我?!?/h2>
特邀作者     時代財經 原創  ·  2019-06-28 14:38
閑魚“借條買賣”的背后:誰在賣?誰在買? - 金評媒
作者: 時代財經   

[摘要]  打開閑魚和轉轉,輸入“借條”兩字,系統會自動出現相關商品的轉讓信息,借條額度大小不一,有幾千元的小額借條,也有超過百萬元的大額度債務。

文/時代財經    王言

“借款人欠我24萬元(人民幣,下同)本金,上海人,有房有車有公司,年前不接電話玩失蹤。本人精力有限,希望有能力幫我催收的聯系我?!?/span>

在二手交易平臺閑魚上,一位賣家如此描述了自己所出售的“商品”。他欲以14萬元的低價出售手中一張24萬元的借條,10萬元的差價下,他希望有實力的買家能夠出手將欠款討回。

類似上述這樣的借條轉賣信息,在閑魚上還有很多。賣家們的目的也基本趨同,大多寄希望通過交易平臺,將無法討回的債務轉手,用以止損。除了閑魚之外,時代財經還在另外一家二手交易平臺“轉轉”上也發現了類似的債務轉讓信息。隨著二手交易平臺的不斷做大,這些平臺成為人們進行債務買賣的一條新途徑。

然而,因為債權人的時間、精力有限,或是債務人因各種原因無法償還債務等原因,民間借貸一直以來都面臨著追索困難的問題,通過二手交易平臺進行債務轉讓的方式,是否能夠幫助債權人追回欠款?又是否會產生其他安全隱患?這值得深思。

各有“苦衷”的賣家

現在打開閑魚和轉轉,只要你輸入“借條”兩字,系統會自動出現相關商品的轉讓信息,借條額度大小不一,有幾千元的小額借條,也有超過百萬元的大額度債務。

來自河南商丘的一位賣家以4000元的價格轉讓總金額為6500元的借條,他在出售信息中寫道:“自己急需資金,一直無法討回欠款,而借條金額小,起訴成本過高,只好在二手平臺出手債務?!?/span>

有位來自貴州的賣家也正在以“沒有精力、無法討回債務”為由,以120萬元的價格轉讓一張158萬元的欠條。他表示,欠債方是某煤礦法人代表,該煤礦正在技改,即將辦理采礦許可證。自己可以向買方提供欠債方的身份證和家庭住址等信息,也可以協助買方向法院起訴。

除此之外,還有一些P2P平臺的用戶,在平臺爆雷、法院判定平臺向自己賠償相關資金,但又遲遲無法獲取賠償時,希望以低價在二手平臺轉手這些債權,以挽回一部分損失。

平臺上的賣家們轉賣債務的原因不盡相同,有人表示“自己放不下面子去討債,嫌麻煩”,有人稱“自己沒有時間催款,急用錢”,也有人則干脆表示自己沒有能力討要,希望“有實力的買方過來談”。

買家又是哪些人?

那么,二手交易平臺上的借條交易,買方一般是什么人?

時代財經連續數日以買家身份與諸多借條賣家交流發現,買家們大多不是對此事一知半解的“小白”,他們多為有經驗的專業人士。

閑魚上的一位賣家向時代財經透露,除了極個別好奇的用戶想自己詢問轉手借條的原因之外,很多有意向的買家是有備而來,“很多人會直接問我當時打借條的具體情況,欠債人的經濟情況、個人信息,以及是否向當地法院起訴”。

廣東海印律師事務所律師吳燕平在接受時代財經采訪時表示,不論是在二手交易平臺還是其他渠道,收購債務的主要是一些具備法律知識的人士,比如專業的討債團隊和公司。

“這些人會在購買債券之前,通過自己的方法對借條的真實性、合法性做出判斷,評估債務人的還款能力。只有在有利可圖的情況下,他們才會去買(借條)?!眳茄嗥秸f。

不過,在吳燕平看來,借條也分三六九等。有抵押物的,或是欠債方的擔保人資金情況良好的,討要債務就相對容易,借條轉手也更有市場;而沒有抵押物和擔保人的的借條,討回借款的風險會很大,可能人財兩空,這種債務被售出的可能性就要小得多。

時代財經注意到,為了證明其債權的真實性,多數賣家會在閑魚上展示具體的借條信息,甚至還會附上法院的判決書。但即便如此,僅憑網頁當中的照片,依然無法讓買方確定借條的真偽。為了證明借條的真實性,有賣家表示可以當面交易,方便驗證借條的真假。

轉讓借條有風險

不同于普通商品,借條這一“異類”商品在交易過程中所存在的法律風險,似乎更令人無法忽視。表面上,購買借條有機會讓買家獲取數千元甚至數十萬元的暴利。但實際上,這錢并不好賺。

吳燕平認為,轉賣借條也是一種債權轉讓的方式,只要該債權是真實的,并在進行轉讓時通知了債務人,那么不論通過哪種渠道進行轉讓,該行為都是合法的。

“其實除了在二手平臺交易債務之外,銀行就經常將收不回的債務認定為不良資產進行拍賣。這都是一些常規的債務轉讓手段,受法律保護。但現在民間借貸普遍存在催收難的問題,且借條的真實性、合法性在線上難以確認,普通民眾難購買此類商品會遇到較大的風險,”吳燕平補充道。

那么,在二手平臺的債務轉讓中,一旦出現問題,平臺方又是否需要承擔一定的責任呢?

吳燕平認為,根據《消費者權益保護法》第44條的規定,除非是平臺的過失,比如平臺沒有提供買賣雙方的身份信息或者提供的信息有誤,又或是平臺方明知買方和賣方提供了需要的信息而沒有處理,否則平臺都并不需要承擔相應的責任。

可能是因為上述原因,雖然二手平臺上欠條賣家眾多,欠條類型也是五花八門,但真正能最后成交的訂單卻是鳳毛麟角。

“我看到別人在上面(閑魚)轉賣借條,覺得這想法挺好,就填了信息掛了上去,雖然一直沒能賣出去。當然如果最后交易成功,還能挽回些損失?!币晃怀鍪矍窏l的賣家告訴時代財經。

然而面對巨額回報,借條的買賣生意中,還是不乏“鋌而走險”者的。

一位賣家告訴時代財經,自己出售的兩張借條,金額都在8萬元左右,有一張已經以低于借條欠款額3萬元的價格賣了出去?!皩Ψ秸f自己是專業討債的,而且跟我在同一個城市,在了解了情況后就過來找我了,然后讓我帶著去見了欠債人,我們三方確認后,買方就離開了?!?/span>這些真正敢于涉水借條交易的人,顯然并非該領域的“初哥”。

上一篇文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文章
作者的其他文章
評論:

    . 點擊排行
    . 隨機閱讀
    . 相關內容
    五不中公式表